• <tbody id="0zpmf"></tbody>

    <em id="0zpmf"></em>

    <tbody id="0zpmf"></tbody>

    業務領域 博雅智庫 博雅研究 案例成果 熱點產品 印象博雅 博雅動態 平臺資源 加入博雅 聯系我們

    中國幸福產業引領者

    R

    esearch博雅研究

    博雅視野 | “劇本殺”+文旅?能否成為景區新風口

    伴隨旅游快速復蘇,一系列旅游新特征正逐漸成為主流,諸如景點“劇本殺”等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新玩法,憑借懸疑感、娛樂性、社交性等特征吸引了許多年輕人,甚至有人會專門為了某個“劇本殺”去一個城市旅游。為什么“劇本殺”會受到年輕人追捧?爆火的“劇本殺”背后,又將為整個文旅產業帶來什么樣的新體驗呢?

    景點+“劇本殺”=新旅游

    隨著“劇本殺”市場規模的蓬勃增長,更多文旅從業者也加入其中,形成“古鎮+劇本殺”“文化體驗園+劇本殺”“自然景區+劇本殺”“民宿+劇本殺”“劇場+劇本殺”等模式。比如,成都街子古鎮味江景區傳統文化體驗園沉浸式實景劇本殺、麗江古城兩天一夜劇本殺客棧等。
    5月24日,飛豬推出景點“劇本殺”旅游產品,把當下年輕人最喜愛的體驗游戲與旅游相結合,創新旅游產品內容,“景點‘劇本殺’專門選”在川渝目的地首發落地。據悉,首款飛豬定制“劇本殺”旅游產品,將設置在長江郵輪上,民國風主題的故事劇本,帶領玩家展開一次沉浸式的探秘體驗。
    據公開數據,在“劇本殺”門店數量上,成都位列全國第4位,重慶位列第12位。飛豬表示,數據顯示,四川和重慶在朋友閨密、家庭親子、團建會務等群體中都有很高熱度,被網友評為“既可野性十足也可軟糯滿盈”的神仙目的地,所以景點“劇本殺”產品首發川渝。

    據調查發現,目前好多OTA網站已經有含“劇本殺”的線路在銷售,“劇本殺”旅游產品基本已經可以看作一次特色化旅游,相較于一般的“劇本殺”,由于時間更長,有的長達2-3天,成本顯而易見,所以價格也就更高,一個劇本的價格在688元與888元不等,并且因為一個劇本持續時間較長,所以需要提前預約。

    從目前的行業案例看來,劇本殺與文旅行業的合作模式,主要有以下這三種:

    1 專業團隊外包合作模式

    湖南漁窯小鎮今年春節檔“萬人劇本殺”的前身,其實就是2017年,知名沉浸式實景娛樂企業游娛聯盟與湖南順天集團洋沙湖國際旅游度假區合作的沉浸式實景真人RPG項目——《洋沙湖·夢回1911》,只是那時“劇本殺”概念還未火爆,雙方只是把它作為一個為景區導流的互動項目實驗而矣。
    與一般線下劇本殺一次活動數個小時、接待數十人的規模不同,《洋沙湖·夢回1911》活動每一批次的活動持續時間為兩天一夜,參與人員大概在300-400人左右。當初雙方合作這個項目的初衷,是為景區引流。“景區本身擁有優越的自然和人文風景資源,但離市中心近30公里,交通不便,所以找到我們進行了合作,希望能吸引更多游客。這個目標我們是實現了的,游戲期間酒店基本都是滿載,還會出現客房不夠的問題。”

    據悉,這一超大型文旅項目分為三期開發,從布景改造到聘用專業演職人員扮演NPC(游戲中的非玩家角色),一共投入了上千萬的成本。洋沙湖項目整體持續了近兩年,會在每個法定節假日,以及年輕人較多的寒暑假期間不定期舉辦。
    對游娛和洋沙湖度假區來說,這是一次互惠互利的“雙贏”:給玩家更好體驗的同時也為景區實現引流。得益于足夠復雜的故事線設計和情景設置,項目運行期間游娛并不需要更換劇本和布景。“有喜歡劇本殺的玩家會找長假一連參加七輪,非常熱衷。因為每次都可以選不同人物身份和不同劇情線,這樣互動的NPC、得到的結局也不同,基本上不會存在體驗重復的問題。”
    但由于成本過高、活動持續兩年收支僅將平衡、景區人事變動等原因,這個看起來趣味性極強也頗受好評的項目在兩年后迎來了尾聲。

    在這兩年和景區合作運營“劇本殺+文旅”經驗中,游娛聯盟方運營負責人的感受是:在“運營方負責改造運營、景區負責場地”這種合作模式下,雙方在項目認知定位上有許多地方需要磨合,尤其是在景區方對劇本殺本身并不了解的情況下。景區的對接團隊,如果有人體驗過劇本殺、對這類活動項目的形式、內容及行業特質有足夠了解的時候,雙方的推進和合作,才可能會更順暢高效。

    2 景區自營模式

    江西上饒望仙谷景區的劇本殺項目,則采取了完全自營模式。望仙谷位于上饒市廣信區望仙鄉北部,是去年10月才剛剛開門迎客的新興景區。從媒體的報道來看,望仙谷可謂自帶“網紅基因”,在開業時就非常注重各類“新玩法”:如利用靈山傳說、采用多媒體技術創作沉浸式體驗劇《我就是藥神》;開設醬醋、油、年糕、豆腐等手工作坊吸引游客“親自動手”等。

    劇本殺是他們的最新嘗試。望仙谷景區的管理團隊較為年輕,其中有幾個人剛好是劇本殺愛好者,而望仙谷“天時地利”,有一座有著百年歷史的古宅。這讓團隊起了用古宅做古風劇本殺的心思。
    “剛好可以利用古宅自身的歷史、布置和氛圍,在文化體驗上和城市內的劇本殺體驗店拉開差距。”自2020年初開始,團隊開始購買劇本、根據古宅環境和望仙谷當地傳說故事對劇本進行改寫,上網淘做舊的物件來布置場地。經過近半年的測玩后,2020年底,劇本殺正式開放,每天只要有足夠的人預定參與就開團,一輪6人,每次持續時間2-3小時。“因為參與的大多是年輕人,所以其實基本上都集中在周末,可能每周會開2-3天。很多人從南昌、浙江等地長途自駕,就為了過來玩上一回。”
    據悉,雖然現在景區在營收和人數上并沒有特別明顯的大幅度提升,但劇本殺項目對景區來說仍是一筆劃算的支出,因為這一項目的核心目的并非盈利,而是讓景區的旅游體驗由傳統觀光式旅游向體驗式旅游轉變,讓景區更有活力,更年輕化,并將飲食、住宿等更多旅游業態囊括進劇本殺項目內。而且即便數據上沒有很明顯的變動,項目也的確給景區起到了增收作用。“很多玩家之后都會住在我們的民宿,這對消費肯定是有帶動作用的。”

    3 獨立合作模式

    “劇本殺+住宿”是新世代社交娛樂品牌“驚人院”和有戲電影酒店這兩個完全獨立的合作方的一次試水。2021年2月1日至3月16日期間的工作日,玩家可以憑預購票參與以整個有戲電影酒店為活動場地、改編自驚人院原創劇本的沉浸式實景劇本殺《紅皇后的茶會》。在游戲期間的兩個小時內,玩家將穿著Lolita裙或宮廷復古男裝出席酒店的精致茶會,酒店的前臺、服務生、甚至保潔人員,都是這個“故事”里的一部分。
    “酒店本來就是走新潮、重視深度體驗的定位,里面有完善的多媒體觀影設備。但現在電影酒店整體還是‘看別人演戲’,要做到真正的‘有戲’,應該是能跟客人互動起來,讓客人能沉浸進去,在過程中進行體驗和社交。”驚天院劇本方利用酒店本身布置上的特點和品牌調性,修改劇本和線索設置去適應酒店,布景整體還是以酒店原來的樣子為主。這一聯手并沒有增加太多投入成本。而酒店夜晚入住率高,人流量大,為了避免活動影響正常經營,部分主要游戲場地被單獨區隔開;核心劇情被安排在了白天和工作日等非熱門時段,節假日時段或酒店高峰時段活動則干脆不開放。

     

    旅游政策支持


    文化和旅游部也在去年底出臺的《關于推動數字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中明確“發展沉浸式業態”,提出引導和支持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等技術在文化領域應用,支持文化文物單位、景區景點等運用文化資源開發沉浸式體驗項目,開發沉浸式旅游演藝、沉浸式娛樂體驗產品等。這為方興未艾的沉浸式業態提供了政策支持,也讓業界對未來行業發展充滿信心。
    據央視報道,目前我國“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已突破100億元。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我國共有6500余家“劇本殺”相關企業。
    “在如此龐大的市場和年輕人的熱愛沖擊下,一場旅游的新模式開始誕生了——‘劇本殺’+文旅成為熱門。”
    北京工商大學旅游與營銷系副教授張運指出,趣味性強、可玩性強、社交性強、受年輕人歡迎、有沉浸式體驗等,是人們提起旅游“劇本殺”時最常見的關鍵詞。
    蘇州大學傳媒學院教授、新媒介與青年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馬中紅也指出,“劇本殺”無疑為當下生活在日常狀態的年輕人提供了想象和超越的游戲空間。大量“劇本殺”的故事框架虛構了時空,遮蔽了真實身份,留出肆意想象的游戲空間。這種時空和角色身份的轉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解決關系緊張、釋放對峙情緒、獲得內心平衡的一種方法。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范周撰文表示,“劇本殺”有著休閑、社交、個人表達等屬性,加上融故事、環境、服務于一體的體驗優化,滿足了年輕人社交需求和新奇體驗,其火爆的根源在于抓住了年輕人對多元沉浸式體驗的追求。
    張運來認為,有了劇情帶來的緊張感和沉浸式互動帶來的強社交,有了明確的項目定位和合適的運營團隊,“劇本殺”+文旅或許真的能為沉浸式旅游打開一扇新的大門。

    沉浸式旅游需防隱憂

     
    “沉浸式旅游演藝關鍵是要營造場景,使觀眾和演員、舞臺融為一體,讓觀眾獲得與眾不同的體驗。”道略演藝產業研究院院長毛修炳撰文表示,現在年輕人越來越喜歡體驗新的、參與感強的東西,沉浸式體驗將成為重要的文旅業態之一。但“劇本殺”+文旅模式成為熱門后,什么樣的地方適合開展“劇本殺”類項目?能否收回成本甚至盈利?怎樣才能讓“劇本殺”和文旅結合得更加深入,實現利益最大化?還需要更多的研究。

    而且就這一產品來說,縱觀整個行業,擴張速度很快,但幾乎都是分散經營,行業集中度低。從注冊資本上看,企查查數據顯示,占比高達96%的“劇本殺”提供方企業注冊資本在100萬元以內,3%的企業注冊資本在100萬-500萬元區間,注冊資本在1000萬元以上的,則僅占總量的1%。
    從產品內容來說,劇本始終是“劇本殺”繼續向前發展的瓶頸。“劇本殺”火爆,也亟待編劇力量加盟,劇本是“劇本殺”的最大賣點,編劇就是“命根子”般的存在。

    “劇本殺”門店的危機也在于此——當下“劇本殺”相關企業注銷率很高,二手平臺上,以“倒閉甩賣”為理由轉賣劇本、道具、桌椅也很多。如果不能“出圈”,“劇本殺”的未來,或許也會像“狼人殺”、“三國殺”一樣,被新的娛樂方式所取代。

    此外,由于“劇本殺”仍為新興文化娛樂方式,目前處在無序發展階段,一些隱憂需要特別關注。
    馬中紅表示,一方面,“劇本殺”故事設定中通常有兇案發生,硬核推理的“本格本”中兇手作案手法和作案工具,如毒藥殺人、槍支殺人、密室殺人等都要符合科學性和真實性;“變格本”雖然可以不受真實性約束,但巫術、詛咒、秘方殺人是常見情節,這對年輕人的生命教育將是一種挑戰。另一方面,“劇本殺”充斥著神秘、恐怖、離奇、驚悚元素,也難以避免暴力、血腥景象,與現實生活如此巨大的反差,容易令年輕人迷失自我,這值得我們關注和警惕。

    來源:網絡內容綜合整理,圖源網絡如涉及版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做妥善處理。

    上一篇:博雅視野丨大隱隱于市—徜徉于書店的詩意人生 返回列表 下一篇:博雅視野 | 守護人類文明成果 共創互尊互鑒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