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0zpmf"></tbody>

    <em id="0zpmf"></em>

    <tbody id="0zpmf"></tbody>

    業務領域 博雅智庫 博雅研究 案例成果 熱點產品 印象博雅 博雅動態 平臺資源 加入博雅 聯系我們

    中國幸福產業引領者

    R

    esearch博雅研究

    博雅視野 | 守護人類文明成果 共創互尊互鑒未來

    中國是擁有“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的文明古國。中華文明是世界上唯一自古延續至今、從未中斷的文明。中國擁有數量巨大、類型多樣、內涵豐富的文化遺產,其中不可移動文物總數超過76萬處(包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5058處),國有可移動文物1.08億件/套。我們擁有各類博物館5535個,每年舉辦陳列展覽近2.9萬個,吸引超過12億人次參觀。文化遺產展示了中華民族開拓創新、與時俱進、自強不息的進取精神,是蘊涵著豐富知識、智慧、藝術的無盡寶藏,是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堅定文化自信的重要源泉,是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文明進程中不可或缺并作出了突出貢獻的重要組成部分。
    1985年,中國正式締結《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以下簡稱《世界遺產公約》)。1987年,長城、明清故宮、敦煌莫高窟、秦始皇陵、周口店“北京人”遺址、泰山等首批6項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三十余年來,中國政府始終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世界遺產中心和越來越多的締約國一道,致力于共同恪守《世界遺產公約》所創立的遺產保護理念,共同踐行《世界遺產公約》所倡導的國際保護行動,以保護為目標,以研究為基礎,以申遺為抓手,守望傳承具有全球突出普遍價值的珍貴文化和自然遺產,為推動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與各國文明、文化發展進步做出了重要貢獻。

    三十余年來,中國始終致力于推動中華文明發展成果實現全球共享。截至目前,我們已成功申報55項世界遺產,其中的37項文化遺產涉及考古遺址、石窟寺、古建筑、文化景觀、歷史城鎮和城鎮中心、遺產運河、遺產線路等各種類型,時間縱橫近百萬年,空間跨越近5000公里,涵蓋了“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各歷史階段、各發展領域的代表性成果,展現了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文化傳承、獨具特色的精神追求和一脈相承的生態智慧。2014年,長逾一千公里的中國大運河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創造了世界上最大時空尺度運河遺產申遺與巨型線性遺產保護管理的成功案例。通過這些世界文化遺產,我們向世界生動展現了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發展歷程,促進了中華文明與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互通與互信,增進了與各國人民的理解與尊重,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了獨特貢獻。
    三十余年來,中國始終致力于提升世界文化遺產保護管理水平。今天,我們已頒布世界文化遺產相關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127部,建設專門保護、管理機構136個,搭建“一總多分”的監測預警數字平臺和監管體系。我們組織實施了長城、故宮、承德避暑山莊及周圍寺廟、布達拉宮歷史建筑群、大足石刻等一批世界文化遺產保護工程,全面改善了中國世界文化遺產保存狀況。我們引導遺產地社區、民眾參與遺產保護、管理,有效增進公眾遺產保護意識,拓展全民參與遺產保護途徑。我們推動高科技手段應用,開展跨學科跨領域合作,不斷提升遺產保護和展示水平。我們引導世界文化遺產旅游健康、可持續發展,實現遺產保護與教育互動、與產業融合、與環保并行、與人民福祉相連。2019年,3.88億人次走進世界文化遺產地、體驗古代文明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之美,促進了遺產保護成果全社會共享。世界文化遺產在遺產地社會全面可持續發展中的作用日益凸顯。

    三十余年來,中國始終致力于深化世界遺產保護國際交流與合作。中國多次擔任世界遺產委員會委員國、主席國,積極與世界遺產中心及其專業咨詢機構開展深入合作,成功舉辦第28屆世界遺產大會、第15屆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大會,以及一系列重要國際學術會議。我們積極推進中國與中亞絲綢之路跨國申遺與保護、中英“雙墻對話”等跨國合作項目。2014年,中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的路網”申遺成功,世界遺產委員會多年倡導的絲綢之路跨國保護研究項目首次取得突破性進展。此后,我們定期舉辦絲綢之路遺產保護管理培訓班、積極開展絲綢之路共享數據庫建設,共同提交世界遺產保護狀況報告,使三國間的合作不斷深化,日益鞏固。我們積極參與遺產保護國際交流和技術援助,實施柬埔寨吳哥古跡、蒙古國博格達汗宮、尼泊爾加德滿都杜巴廣場九層神廟、緬甸蒲甘地區佛塔、烏茲別克斯坦希瓦古城等重大遺產保護、申遺項目,在肯尼亞、孟加拉國、埃及等二十多個國家開展聯合考古,為構筑文化遺產保護國際合作添磚加瓦,貢獻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


    三十余年來,我們始終致力于國際遺產保護理念與東方遺產保護哲學的互鑒共融。以《世界遺產公約》及其操作指南、《威尼斯憲章》等為代表的重要國際文件在中國廣泛傳播和應用,文化景觀、文化線路、產業遺產等新型遺產先后被納入甄別與保護范圍,遺產環境、遺產地精神、城鄉可持續發展等不斷成為遺產保護重要關聯因素,以《中國文物古跡保護準則》為代表的行業文件,探索建立了兼具國際視野和中國特色的文物保護理論體系。我們參考世界遺產影響評估和監測工作方法,探索建立了中國文物影響評估和預防性保護制度,使文物保護更具有針對性和前瞻性。我們注重保護文化多樣性、聯合利益相關者,合理發展遺產地旅游和遺產城市開發建設,引導人們以更加廣闊和深遠的思考對待遺產保護問題,促使文化遺產的社會價值得到進一步重視和發揮。在此基礎上,我們會同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發布《西安宣言》《北京文件——關于東亞地區文物建筑保護與修復》等多個國際文件,促進了文化遺產保護亞洲理念和實踐對國際學術發展的有益補充。
    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守護人類文明成果在推動各國社會和人類文明可持續發展中的重要意義,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9年5月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所說:“自古以來,中華文明在繼承創新中不斷發展,在應時處變中不斷升華,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為了守護我們的文化根脈,中國政府近年來實施了一系列重大文物保護工程,其中包括:啟動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通過整合具有突出意義、重要影響的文物和文化資源,實施公園化管理運營,為公眾提供實現保護傳承利用、文化教育、公共服務、旅游觀光、休閑娛樂、科學研究功能的公共文化空間;實施“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和“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通過持續推進考古和多學科綜合研究,梳理闡釋中華文明發展歷程和主要成就,夯實文物保護利用工作基礎;探索建立國家文物保護利用示范區,推動區域性文物資源整合和集中連片保護利用,創新文物保護利用機制,助力遺產地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加強中國石窟寺保護利用,通過開展石窟寺考古調查、編制石窟寺保護利用和考古專項規劃,分類實施石窟寺保護工程,使石窟寺保護系統化、精細化。
    當前,世界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疊加,各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嚴峻挑戰,人類未來發展進程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顯著上升。保護文化遺產,守護文明成果,促進對話與交流,消除不同文化間的隔閡與沖突,推動世界和平和可持續發展,業已成為國際共識。中國將一如既往地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各締約國加強溝通與合作,積極參與世界遺產研究、管理、保護等各項國際事務,推進“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系統開展文物援外、歷史古跡保護修復、聯合考古、展覽交流等各領域合作。中國政府、中國人民愿與世界各國政府、人民一起,勠力同心,筑牢文化根基,為實現人類社會的健康可持續發展付出不懈努力。

    來源:《世界遺產》雜志第99期 作者為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長、國家文物局局長 李群 

    上一篇:博雅視野 | “劇本殺”+文旅?能否成為景區新風口 返回列表 下一篇:博雅視野 | 新型公共文化空間,新在哪兒?